草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草莓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余丰慧A股市场已经跌无可跌风险早就释放

发布时间:2020-10-17 02:02:05 阅读: 来源:草莓厂家

余丰慧:A股市场已经跌无可跌 风险早就释放

热钱撤离将引发新兴市场国家股市、汇市和债市大跌,但对于中国来说,A股市场已经跌无可跌,风险早就释放完了。房地产则不同。

“端午劫”刚过,6月13日,亚太股市再度普跌。造成新兴市场股市动荡的主要原因是国际资本撤离、热钱出逃。从根本上分析,新兴市场从上个世纪90年代亚洲金融危机以后,经济出现强劲复苏。

与此同时,全球金融危机与欧债危机导致发达经济体比如美国、欧洲经济低迷、复苏缓慢。发达经济体为了刺激本国经济,实施量化宽松和超低利率的货币政策。美国先后实行三轮量化宽松政策。而其放出的大量美元在本国经济不景气状况下很难被吸收,同时,新兴市场国家受金融危机影响相对较小,这些流动性货币便大举进入。

为了应对全球金融危机,这些新兴市场国家也采取了一些货币政策措施:财政资金大投入、信贷资金大投放等。流入的国际资本和新兴市场国家自身投放的货币资金,二者交织在一起,使得这些国家出现了新一轮的经济增长,与之相伴的是资产泡沫加剧和通胀居高不下。

然而,依靠超发货币和国际短期资本吹起的经济金融资产“泡沫”最终会无情破灭,而国际资本的撤离则往往就是导火索。

一旦新兴市场爆发热钱撤离的金融风险,那么,中国将首当其冲。中国是国际热钱进入的首选地。虽然资本项目下尚未放开,但其堤坝也基本形同虚设。在全球金融危机时期中国经济短暂回落后,受4万亿元投资和9.65万亿元信贷投放强力推动,经济增速迅速回升到10%以上,国际资本大踏步进入中国淘金。人民币单边升值使得国际热钱进入中国后坐享丰厚收益。

从股市和楼市看,股市可能是引爆点,但真正的金融风险在楼市上。热钱撤离将引发新兴市场国家股市、汇市和债市大跌,但对于中国来说,A股市场已经跌无可跌,风险早就释放完了。

房地产则不同。由于实体经济持续不景气和A股市场“跌跌不休”,国际资本流入和国内投资导致的货币超发,可以说大部分都进入房地产领域,支撑住房地产泡沫久久不能破灭,使得房价一轮又一轮上涨,掩盖了房地产泡沫。房地产泡沫越来越大,经济金融风险也随之越来越高。一旦热钱大举撤离中国,房地产泡沫风险将很快被刺破,进而引发整个经济金融风险。

另一个爆发点是影子银行和地方债金融风险。目前,正规金融笼子以外的社会融资比例已经接近60%,一旦热钱撤离造成流动性紧缺,资金链条极易断裂,从而引发社会融资包括民间借贷、高利贷、融资性担保以及信托融资等金融风险,进而很快波及银行等金融机构。

地方债风险主要表现在地方融资平台债务风险上。这部分金融风险在经济高速增长、流动性充裕的情况下,尚可勉强维系,一旦热钱撤离造成国内流动性趋紧以及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其风险立马原形毕露。

近日,国内银行间市场已经最少两度出现资金莫名其妙的紧缺,隔夜拆借利率甚至攀升到9%的高位,这也许就是金融风险征兆。

笔者以为,6月13日亚太股市,特别是A股市场暴跌绝对是不祥之兆。对于中国而言,一定要有应对美国量化宽松政策退出导致热钱流出、资产价格泡沫破裂风险的思想准备。

我们要继续加大结构调整、经济转型的力度;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并加强对资本流动性的监测。央行要有足够的流动性储备并灵活使用利率、汇率调控工具,把热钱撤离对中国经济金融的冲击压缩到最小。

李稻葵:抱怨A股不好 可以把钱撤出来  5月7日消息,6日举行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建立个人投资者境外投资制度。对此,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李稻葵认为,个人投资者境外投资须控风险,建议初期设10-15万美元上限,投资占个人资金比例不宜超过50%。他建议新政先在北上广深推广。  李稻葵对个人投资者境外投资制度的尽快落实持乐观态度,但他表示投资“总量必须可控,不能形成一个控制不住的浪潮”,相关细则“要跟老百姓风险控制能力挂钩。”  他建议先在北上广深等金融发达地区推出,“可以尽快推出,形成小步快走的形势。”同时,对于个人投资金额设一个上限,“比如10万美元,15万美元。”  李稻葵尤其强调,对于中小投资者而言,境外投资风险较大,短期内需要引导和保护,所以,他建议投资占个人资金比例不要超过50%。  “一旦出去了,就不要对投资(范围)有限制。不能说只能买股票,或者只能买债券。”  对于A股市场,李稻葵认为,个人投资者境外投资制度对A股市场短期会有冲击,但是将投资者作为整体看待,制度出台为投资者创造了机会,“抱怨A股不好,可以把钱撤出来。”  不过,他也指出中国投资者属于“慢热型”,再加上QDII告负,他估计政策推出后,初期“响应者寥寥”,但长期而言,形势会好转。  建立个人投资者境外投资制度长期会带来怎样的的影响?李稻葵表示,这是一个方向性重大突破。首先是给中国老百姓创造新的投资渠道。  “以前我们投资渠道太少。国内资本市场表现不佳,要不然就买房子,买房子把房价炒高了以后,政府要搞限购;要存银行(行情 专区),利率又很低;买黄金,价格又波动。”  同时,他指出,中国经济发展拉动了很多境外企业的股市表现,但是这一利好却与中国老百姓无关,肥水流入外人田。  比如苹果公司,苹果的第一大利润来源是中国。但是我们中国百姓和苹果发生的关系无非是在富士康苦苦打工,不然就是在市场上追求保修条件欠佳的苹果产品。我们拼命苦干和消费拉动了苹果股价上涨,但苹果股价上涨与我们无关。  李稻葵认为,建立个人投资者境外投资制度另一大好处是缓解了人民币升值压力。  “通过资金的流出,人民币换成美元出国投资,对冲了外资涌入,对冲了外贸结汇带来的美元流入,事实上也缓解了人民币升值压力。出口企业日子也好过了。”(证券市场红周刊)

尹中立:期货市场血雨腥风 股市也将进入大熊市  近期,商品期货市场的走势,用血雨腥风四个字来形容毫不为过。  4月12日开始,黄金价格跌破重要的价格支撑位1525美元。而且在接下来的第二个交易日大跌近10%,创黄金市场单日最大跌幅。有人试图用市场操纵来解释,认为这是少数机构刻意操纵的结果:他们先布局大量空头仓位,然后通过制造各种空头舆论,打压黄金价格,引起市场恐慌,再低位抄底。这实际上是“阴谋论”的一个版本,可以拿来当故事演绎,但不应该是事实的真相。黄金市场是一个众多机构和个人参与的市场,单一机构不可能操纵市场。  就在黄金市场惊魂未定之际,4月22日上海期货交易所的期铜价格跌破5万人民币/吨,该价格是2009年来形成的沪铜价格支撑位。同时破位的还有上海期货交易所的橡胶价格、国际石油(行情 专区)价格及白银价格。  究竟是什么因素导致上述一系列商品价格出现破位走势?从时间上看,4月12日国际上并没有发生什么利空黄金的消息,美元指数也十分平稳(黄金一般与美元指数是逆相关关系)。但4月15日是中国公布宏观经济数据的日子,公布了低于市场预期的数据。这不禁让人产生怀疑,难道是中国的宏观经济数据提前泄露?笔者认为这应该不是巧合。  如果说季度数据低于预期会对市场产生冲击的话,也只是短期的冲击,不会对市场产生如此强烈的震感。笔者认为,真正让市场紧张的是政府面对低于预期的数据的态度。  就在4月15日公布数据之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召集专家对经济形势进行分析,从会后公布的信息看,主要基调是要“释放改革红利”,换句话说不希望再走 “倚重投资拉动”的老路。  结合最近金融监管部门的工作,银监会先后发文对影子银行(行情 专区)、平台贷款进行整治,证监会又掀起了对债券市场的监管风暴,这些行为表明,新一届政府正致力于调整经济结构,重点在化解金融风险上做文章,而不是简单地通过扩大信贷和投资来掩盖已经存在的矛盾。  国际社会应该关注到了这样的动向,三大评级机构先后对中国的潜在金融风险进行了提示,并降低了中国的评级。  中国经济结构的问题是什么?潜在的金融风险何在?答案都与房地产(行情 专区)有关。笔者注意到最新一期的《证券市场周刊》上刊登了一篇文章《房地产泡沫之殇》,该文列举了大量的数据,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风险进行了深入的剖析,无需笔者在此赘述。  从数据看,中国当前的房地产状况及宏观经济状况具备了亚洲金融危机爆发前亚洲“四小龙”的一切特点,一旦美国经济复苏,美联储加息,资金回流美国,则中国的房地产泡沫危矣。我们必须争取时间,赶在美国经济复苏前解决自己的问题,否则只能被动等待危机的爆发。  1993年开始的宏观调控,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朱镕基用三年时间平息了房地产泡沫危机和局部金融危机,使得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时,中国能够从容应对。相信这些治理国家的经验现在会再次派上用场。  简言之,我们应该牺牲短期的经济增长,以巨大的勇气推动各项改革,并以巨大的勇气使房地产泡沫软着陆。  从2001年开始的全球商品价格大牛市的最主要基础就是中国房地产投资和基础设施投资的快速扩张,中国政府要控制房地产泡沫的继续膨胀就意味着这个游戏要暂停,商品市场的十年大牛市结束了。  当然,股市也将进入大熊市。A股市场大多数上市公司与投资周期有关,银行、地产、钢铁(行情专区)、建材、工程机械(行情专区)、化工(行情专区)、有色金属(行情专区)、煤炭等这些强周期类股票占股票总市值的比重超过了80%,只要投资出现下滑,则上市公司的业绩下滑将加速。(每日经济新闻)

叶檀:A股市场信用不是梦  股票市场的最高理想是正确定价,当信息完整公开、投资者权利义务公平对等、造假者绝大多数不敢、不能、不想造假时,A股市场就实现了健康市场的梦想。  现在,离这一梦想还有遥远的距离,需要步步推进,有长远目标与阶段性目标即可,大话无用。  以市场定价论,背后的风险依然难以确定。  金融主要是风险与收益定价,今年一季度,中国的上市银行(行情 专区)再次给出了亮丽的成绩单,据数据统计,16家上市银行利润占上市公司总利润的比例为52.7%,略超去年同期的52.5%,甚至连超级大盘中国工商银行(行情股吧买卖点)今年一季度实现净利润687亿元,同比增长12%。中国农业银行(行情股吧买卖点)净利润同比增长8.2%,截至3月底,首季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470.11亿元人民币,每股基本收益上升7.7%至0.14元。  虽然短期内银行股价上升,商业银行增长势头令人瞩目,但无论是从日K线还是月K线来看,股价并没有大幅上扬的趋势。《金融时报》中文网LEX专栏表示,雷曼倒闭前经济繁荣时期上市的四家大银行,当时定价的市值至少是其账面价值的3倍。即使是2010年上市的中国农业银行,市净率也达2.5倍——是当时西方银行的两倍多。现在中国五大银行的市值仅略微超过其账面价值。工、农、中、建、交五大行,相比欧洲银行(市净率0.8倍)的溢价是迄今最低的。中国各银行的估值首次与美国的银行不相上下,而且近一年来相对于亚洲银行(市净率1.4倍)存在折让。  面对中国银行(行情股吧买卖点)业超过市场预期的利润数据,以及相对低迷的股价,有两种解释,一种解释是玩弄阴谋者有意做空中国银行板块,进而通过银行板块做空中国经济;另一种解释基于传统金融定价的解释,庞大的影子银行、一些行业与地区正在上升的坏账,难以量化。  阴谋如果能永远横行于市场,那么市场就是阴谋得逞的渠道,这样的市场总有一天会成为僵死的市场。在普通市场而言,难以定价的风险,对于有意制造高风险者没有严厉的约束机制,才是定价畸高畸低、失去准心的根源。  有朋友解释了一家商业银行给中小企业与中小商户的无抵押贷款,没有风险控制渠道,并且,通过存款发放高等级信用卡的方式,商户可以在不同的银行间每月获得数百万元的透支额度,这笔资金进入市场后有很大一部分进入高息金融市场,甚至地下高利贷体系,获得利差。下一个问题是,如果有一天地下金融体系崩溃了怎么办?这绝非多虑,从内蒙古到广东,从鄂尔多斯(行情股吧买卖点)到温州,地下金融链条崩溃,已经屡见不鲜。我们无法给如此庞大的市场进行风险评估,也就意味着,我们无法为这个市场定价。“庞氏骗局”阴影当前,市场永远只能在对抗坑蒙拐骗的激烈战斗中艰难前行。  套用《大话西游》中的一句话,如果非要定一个价,每个公司都希望,是最高的价,能引诱多少投资者就引诱多少投资者,高定价中的不负责任报高价的捧哏者,是不可或缺的角色。  看看美国股市中的中概股,就会清楚,当信用整体崩溃时,几乎所有的中概股定价也就随之整体崩溃。从2012年至今只有唯品会、欢聚时代两家企业在美股上市,价格与中概股溢价阶段不可同日而语。  中概股只有重塑信用,一项研究数据表明,在过去的6个月中,中概30指数(ICS30)从560点左右一路上涨,涨幅超过27.7%。上涨的背后是,价格谷底的可怕,大量造假者被剔除出局,没有一家有信用底线的公司,还敢借壳上市。不必多说,看看A股市场借壳上市的情况吧。  中国股票与债券市场正在试图重塑信用,债券市场的丙类账户遭到整肃,股票市场要求严惩造假的呼声高企。相信随着市场的创新,会有新的整治手段、更积极的手段出台,当这些试点获得成功,得到推广,A股市场才能有未来。  有信用,市场不一定创出新高;没有信用,市场必然堕入深渊。金融市场的信用就如中国食品(行情专区)领域的安全一样重要。(每日经济新闻)

林毅夫:黄金会再现暴跌 股市泡沫超08年  林毅夫:黄金等大宗商品暴跌的情形可能会持续发生  4月27日,由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主办第一届清华五道口全球名师大讲堂,迎来了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先生。他从世界银行的经历讲起,详细阐述了对世界重大经济问题的思考和见解。他谈到近期国际黄金大跌,他称这是金融机构短期投资获利。  他提到这种情形可能会持续发生。“首先就会有大量的资金流入他们国内的股票市场,美国国内现在的道琼斯指数已经超过2008年的水平,2008年股票市场有泡沫,大家都是知道的,而现在实体经济比2008年的实体经济是弱的,在这种状况下,股票市场超过2008年不是代表更大的泡沫吗?那些金融投资家、投机家是心知肚明的。因此在这种状况之下,对任何信息都会做出巨大的反映。只要有一点利差的消息出来,股票一下就会跌很多,如果利好的消息出来,由于资金价格低,股票也会上涨很多。股票波动就会很大,华尔街的人把这个状态叫做新常态,所谓新常态就是在股票市场的投资风险非常大、平均回报率非常低,这叫新常态,而且这种新常态可能长期化。不仅大量的资金投入他国内的股票市场,也会有大量的资金流入国际的大宗商品市场,像石油(行情 专区)、粮食、黄金……,把这个价格炒得非常高。就像前几天黄金突然间下跌了将近20%,这种情形可能会持续发生。”  以下为林毅夫发言实录:  日本在1991年发生金融危机之前,日本政府的负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0%,在发达国家当中算低的,但是现在22年的时间过去了,他的负债率是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230%,在发达国家当中是最高的。然后我相信如果他们不能走出结构改革的这样一条道路的话,很可能美国还有欧洲国家,会步日本的后尘。他们现在政府积累的负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都超过100%。很可能会快速地接近150%、200%。  在这种状况之下会有什么后果?因为负债那么高,他们货币当局为了降低政府借新债的成本跟还旧债的成本,一定会推送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就像日本从90年代初,他的利率差不多一直维持是接近0,现在美国、欧洲国家的利息一般在1%左右,接近0了,这个是很宽松的货币政策,在这些发达国家会长期化。  在利率接近0又非常宽松,就代表流动性非常巨大,在这种状况之下会鼓励金融机构做短期的投资。首先就会有大量的资金流入他们国内的股票市场,美国国内现在的道琼斯指数已经超过2008年的水平,2008年他股票市场有泡沫,大家都是知道的,而现在实体经济比2008年的实体经济是弱的,在这种状况下,股票市场超过2008年不是代表更大的泡沫吗?那些金融投资家、投机家是心知肚明的。因此在这种状况之下,对任何信息都会做出巨大的反映。只要有一点利差的消息出来,股票一下就会跌很多,如果利好的消息出来,由于资金价格低,股票也会上涨很多。股票波动就会很大,华尔街的人把这个状态叫做新常态,所谓新常态就是在股票市场的投资风险非常大、平均回报率非常低,这叫新常态,而且这种新常态可能长期化。不仅大量的资金投入他国内的股票市场,也会有大量的资金流入国际的大宗商品市场,像石油、粮食、黄金……,把这个价格炒得非常高。就像前几天黄金突然间下跌了将近20%,这种情形可能会持续发生。(每日经济新闻)

alevel补习学校

a-level课程

alevel考试培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