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草莓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互联网金融监管舌战银行安全之名图利益之争

发布时间:2020-03-10 11:21:15 阅读: 来源:草莓厂家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腾讯科技 雷建平 3月31日报导

围绕着支付宝与银行的纷争讨论在延续,也让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微博)成业界焦点。虽然在2014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上,马云取消与联交所总裁李小加既定对话,仅作为佳宾出席会议,在参会进程中也全程刻意保持低调,仍然挡不住媒体和行业人士对他的围追堵截。

支付宝与银行纷争背后互联网金融的火爆也成2014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讨论重点话题,包括中金公司CEO朱云来、联交所总裁李小加、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丁健、数字中国联合会主席吴鹰(微博)共同探讨互联网金融所面临的监管等问题,均认为应宽容互联网金融。

丁健在对话中表示,传统金融机构不应当把矛头指向互联网金融。吴鹰则直言,四大行是有预谋有组织打击民营企业,没人相信银行是无辜的。我只能说,四大行联手,太黑了。

朱云来指出,当前银行与支付宝等企业的冲突更多是国内互联网金融创新速度超过传统金融行业风险承受能力,传统金融应将眼光聚集在如何建立更有效、更完全金融体系。

李小加对传统金融和互联网金融之间矛盾提出解决建议,称应出师有名,出声有理,出手有节。他进一步解释说,监管顶层设计要出师有名,如果最初的动机是威逼到金融系统安全,就大方说出来;中间机构之间的商业利益竞争要出声有理,不要打舆论战;基础层面机构与用户服务要出手有节,不要1棍子把金融创新打死,不要拿走老百姓的实惠。

银行与支付宝纠纷本质是利益之争

在丁健看来,当前支付宝和银行之间爆发的矛盾更类似大人和小孩打架,小孩本质上伤害不了大人,却不知轻重1拳打到了大人的痛点,让大人查出是肿瘤初期,荣幸的避免了一个恶性事故,而这个问题严重性远远超过支付宝和银行之争。

丁健指出,当前扭曲的金融体系已脆弱到容忍不了一个小孩子出一个小拳的程度,金融系统可能到了必须要加速改革脱离危机的时候,需要清除金融系统存在的肿瘤。

我希望这件事情能让中国银行系统摆脱危机,纠正自己的问题,而不是让老百姓、民营企业、中国经济为这类垄断行动买单。丁健说,互联网企业也应当在产业互联网时期以合作共赢的高度来改进提升中国互联网产业,而不是动不动相向拔刀,被竞争对手反制。

对这场互联网金融风波,李小加指出,几近中国银行业发展、中国互联网发展、中国经济改革进程中很多不想做或比较难做的事,一下子通过这场风暴展现在到人们眼前,把很多问题一下子尖锐化。各方在这个进程中一定要分清楚问题核心和烟雾的区分。

在李小加看来,围绕着金融和互联网的纠纷是一场大的博弈,可以从4个层面去分析,第一个层面是金融互联网生态系统,支付、信誉是最主要的部份,过去几年传统银行没有涉足草根阶层的支付系统,对中小企业服务不到位,这一块完全依托民营企业创新出来。

第二个层面,是互联网、其他新型经济和现有金融体系利益格局。第三个层面是金融机构本身安全和风险层面。最高层面是全部金融体系风险,如果金融系统出现风险,则绝对要监管。

李小加认为,当前本质上是互联网企业和传统银行的利益之争,银行主要是从老百姓资金寄存安不安全,偷了怎么办的角度反制互联网金融,银行在利益层面很容易找到道德高地。但这些道德高地找错了地方,老百姓都不明白,事越搅越混。

按理说底下基层系统已建好,再多的毛病,老的事物都有这么多毛病。证券也有很多讹诈,不能由于有讹诈就停下来。李小加认为,银行更大大方面在第三和第四个层面竞争。银行应明确表明资金被余额宝类产品拿走,容易引发银行流动性和系统风险。

更重要的是,余额宝还犹如一个不听话的小孩子,不但自己随着大人对着干,还招了100个9岁的孩子一起来反对,可能让大人招架不住。

对此,李小加指出,银行对互联网金融的现象应宽容,由于国内有牌照限制,余额宝没法招来100个9岁小孩,最多在银行家门前拉拉账篷、做点团购,银行没必要采取严重做法,犹如大人有肿瘤,应当回家好好看病,同时对孩子手下留情。

朱云来也表示,中国金融系统效力偏低、系统建设不完全,常常易出现一些重大潜伏风险。解决这些问题需要时间,但只要不违背系统安全,每个服务的提供商都有公平竞争的机会。

银行与支付宝应寻求共同点

宽容互联网金融并不是是放松监管。朱云来指出,互联网金融需要有系统制度设计、制度建设。银行不是神仙,变不出钱来,要把钱贷出去,贷给有创造力,能创造盈利能力的企业。企业挣钱需要时间,根据不同目的,有些钱可能要借给三年、5年、十年、2十年,如果没有这个长时间进程,新的钱不可能产生。超期活期存款不可能也不应当有高利益。

互联网金融最大特点是无时不在、无处不在,互联网可轻易实现5亿、10亿客户取款,如果5亿客户趋向同向行动,如果遭受突发事件,即使每天限额快捷支取1万,也是5万亿对系统的冲击,现有系统也很难抵挡如此突发的事情。

朱云来讲,互联网系统不可能完全独立,还要跟传统银行体系接口,传统银行体系帐务支付、交割需要物理处理时间,如果没有这些匹配,互联网金融系统会非常不安全。

从现实层面,银行和互联网金融方面并不是必定冲突。李小加指出,互联网金融做的是银行做不到、不想做的事,银行不反对。从银行抢点钱,不影响银行根本利益,银行可委曲容忍。现在银行感到互联网金融影响其根本利益,特别是银行能说得出口,是影响国家金融安全。

李小加称,这致使银行出手,而且监管部门也会出手。当前互联网金融需要与银行关系保持一个平衡,也是解决冲突的关键,如通过金融互联网服务到中小企业、老百姓,给他们创造价值,又让银行从中得到好处,互联网金融接着再去银行系统冲击一下,推动银行不断发现自己问题、认识自己问题,去创新、去改革。这对互联网金融来讲很重要,同时不能碰底线。

银行和互联网金融方面非必定取代关系。吴鹰说,微信刚开始兴起时,很多人担心微信会对短信公司生意产生很大影响,因为人与人大量短信被微信取代,但真实情况是微信并真正取代短信,由于短信保证99.99%保证投递,且短信安全度很高,很多时候均是通过短信确认。

吴鹰指出,换到银行和互联网金融身上,可以有很好合作,如几百万、上千万金融服务就应当大银行做。由于银行那一套风险控制很有道理。但互联网金融可以从小处动身,从5、10万以下开始做,不需要做任何抵押,微博、微信、工资群、平常行动分析后,1秒钟就可以贷给他10万元,用户不还钱机率非常少,所以互联网金融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实际上,相比马云之前与四大行叫板的强硬,如今支付宝态度已和缓。小微金融服务团体CEO彭蕾表示,余额宝不是支付宝战略级产品,只是为让用户放在支付宝里的余额通过投资货币基金来获得一点收益,回归到做余额宝初心上来,它历来不是为颠覆谁,或打败谁。

彭蕾还表示,银行作为国家金融体系主动脉发挥的重要作用不可能被替换。而网络支付和新兴金融服务则是今天全部生态体系中的毛细血管。主动脉与毛细血管都是金融生态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感谢10年来所有银行对支付宝的支持,期待与各大行延续这样良好的合作。

成都到伊春物流货运专线价格

成都到山东潍坊物流专线报价

广州至上海小轿车托运

私家车托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