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草莓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南京上海两地梧桐一处语

发布时间:2020-07-13 18:21:17 阅读: 来源:草莓厂家

新建好的南京南站周围,空落落。

这不禁让我怀念起小时候,一到暑假,就会坐火车到中华门,在南京工作的大伯父会骑着自行车慢悠悠地载我荡过雨花路、三山街、太平南路。那时,不管如何骄阳似火,路两旁遮天蔽日的梧桐树总是如旧时皇家出行才有的亭亭华盖一般为行人挡去炎热,带来阴凉。端庄秀丽的金陵影像伴着梧桐绿荫间或投下的光影晃动,随着自行车的渐行渐远演变成光阴的流转。

“十里梧桐归我栽,如盖亭亭左右开。隔尽尘俗都不见,游人信步好徘徊。”自1929年为迎接孙中山灵柩修中山路和陵园大道,国民党政府陆续种下2万棵法国梧桐,遮天蔽日的林荫大道与中西合璧的民国建筑从此便成为南京的象征。梧桐,作为行道树,在大街小巷像哨兵一样站着,繁茂的枝干向路中央伸展,在空中合抱,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南京的梧桐郁结着金陵人浓得化不开的民国情和故都梦,被视为城市灵魂。如今,这些有着几十年树龄的梧桐因为地铁的延伸,而被迫迁移。望着光秃秃的路面,笔者难免心生悲怆。人挪活,树挪死,说是移栽,其实与砍伐无异。梧桐根脉发达、旁支很多,根本无法连根拔起。被移栽后的梧桐多数死于非命,存活率仅18%。在动荡的旧中国尚可活的南京梧桐因交通建设的大跃进而被迫迁到郊区,它们面临的必然是不足半年便死去的悲情命运。“黄昏梧桐更兼细雨”最能让人感受到无可奈何的宿命之感。移走的是树,毁坏的是文明,伤的是人们的心。这就难怪连在六朝变迁中一向习惯接受命运安排的南京人这次也为梧桐树而跟政府较了真,叫了板,市民们纷纷自发走上街头给梧桐系上绿丝带,为这些伴随了这个城市大半个世纪的邻居们请愿。

同为最具有民国情怀的城市,梧桐的命运在沪上则是另外一番景象。衡山路的梧桐林荫道被上海规划为观光景点,道路两旁都是花岗岩所砌,市政对梧桐的用心可见一斑。淮海中路上的梧桐则被人用心的悬挂上了一个个小小的红灯笼,再缠绕一些灯丝,红的、银的、绿的,在钢筋水泥丛林中,显得煞是好看。

法梧在上海显得尤为浪漫。白天,你若站在梧桐树下,抬头看见枝叶缝隙中漏下来的阳光碎片,好不容易穿透浓荫,轻轻抚摸在被藤蔓植物包裹住的墙上,斑驳倒影在地上,就着法租界殖民建筑的影子,丝毫感受不到身处三十七八度的申城,心情顿时沉静下来;夜晚,夹道的梧桐,经过岁月洗刷的房屋,加上被树叶掩映的昏暗灯光,让这些伴有梧桐的路成为了名不虚传的约会圣地。

还有一种说法是梧桐代表了爱情和思念,古代传说梧为雄,桐为雌,梧桐同长同老,同生同死,我国有“梧桐相待老,鸳鸯合双死”之说,青干碧叶的梧桐,是伉俪深情的象征。常常想象着旧时霞飞路上洋房的雕花铁门一开,里面走出一位身着旗袍的袅袅少女,门外则是等待她的情人,梧桐树记录下了人约黄昏的喁喁私语。如今,老房子拆掉了,道路拓宽了,当年的一对璧人也不知是否海峡相望,但是梧桐依然站在这里,经历着岁月的沧桑,见证着世事的变迁。

梧桐深处,是一种大隐隐于市的意境。记得某次夜归时,驻足在永福路口,周遭突然静谧,所有的喧闹戛然而止,茂密的梧桐树和旧别墅的尖顶在上海的风景中凸显,配合着殖民建筑上斑驳的颜色,铁艺窗棂上绽放的小花,周遭的一切自发地显得优雅了起来,路两旁的梧桐树神情自若,它们看过太多的风流,历史比共和国更长,所以能这样自信地挺立着,娓娓地陈述着。昔日的繁华与都市的喧闹就这样不动声色的掩盖和隐藏于梧桐树叶的味道之中,长长久久,日日年年的,随着时光散没在空气里,吸进心中,然后,沉淀到深处,变成了雷打不动的眷恋。

碧纱秋月,梧桐夜雨,几回无寐。流波坠叶,佳期何在?从民国初年守到现在,梧桐给城市留下的是历史,带来的是生机,更是刻入一代代人记忆深处的情感。两地梧桐,诗一般的存在,都见证了中国近代史上一段沧桑时光,在国民的心里已经成为一种特别的符号印记被保存;在浮躁纷繁的现代人的生活中,它不仅仅是遮蔽炎热的苍天大树,更是我们心灵探索历史渊源、追寻逝去精神家园的所在。(文:夏娜)

齐齐哈尔定做西服

汉中西服定做

江西制作职业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