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草莓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延参法师是哪里人这个和尚为何这么红

发布时间:2021-01-07 17:59:59 阅读: 来源:草莓厂家

延参法师是哪里人:这个和尚为何这么红?

延参法师,字明超,号糊涂山人,现任河北省佛教协会常务理事、河北省沧州市佛教协会会长、沧州市水月寺住持、邯郸市蟠龙寺住持、景州开福寺名誉方丈、天津南开画院名誉院长。走红网络之前,延参法师创作过很多书画作品,出版过《苦心菩提》、《问心集》、《水月集》、《念佛集》等书,却只是在佛教界小有名气。

2009年,应峨眉山旅游局的邀请,延参法师在峨眉山上录制了一段弘扬佛法的宣传片。台词中有一句是“生命是如此的精彩,生命是如此的辉煌”。然而,不会说普通话的延参法师将这句话演绎成了:“绳命,是入刺的井猜,绳命,是入刺的回晃。”正当他用地方口音赞美生命之时,几只峨眉山的野猴子出来捣乱了。它们在延参法师认真讲解时,不停地撕扯他的衣服,甚至爬到他的身上、骑到他的肩膀上,还把他的讲稿扔到了山下。在场的景区管理人员告诉延参法师,爬到他身上的是山大王的压寨夫人,非常凶猛。这下延参法师更不敢动了,只能任凭猴子不断骚扰,嘴里却还在不停地用河北腔一本正经、反复念叨有关“绳命”的“车轱辘套话”。最终,延参法师被上蹿下跳、扯袖拽头的猴子们折磨得再也说不下去,人生与生命的大道理就这样被赋予了欢乐的色彩。

3年之后,不知道延参法师的哪个小徒弟无心将这段4分钟的视频发到了微博上,没想到点击率迅猛增长,一下子就火了。正在长春签名售书的延参法师,突然接到小徒弟惊慌的电话:“师父啊,不得了了,有一大堆媒体找你啊,寺里的电话都要被打爆了。”

最初,延参法师对待媒体的态度慎之又慎。寺里专门开了会,研究该如何应对。最早采访延参法师的是新华社和人民网。“但他们要我不往外说,我就憋着。有一次不小心把手持带有新华社标志的话筒说话的照片发上了微博,亏得小徒弟提醒,后来赶紧删除了。”这两家媒体的报道出来之后,延参法师才像吃了定心丸,放心接受各路媒体的“围攻”。

有人嘲笑延参法师是靠几只猴子出了名。他听后依旧不紧不慢道:“唐僧取经是孙悟空帮的忙,我也是猴子帮的忙,感谢孙悟空的徒子徒孙。”延参法师说自己之前做了很多公益项目,比如免费午餐、支持白血病患者、希望工程……“要感谢那几只猴子,为我做这些提供了条件,支持白血病患者是很花钱的。”

的确,名气为延参法师带来了不少经济效益,他出版的新书《这个和尚有点萌》销量相当不错,这让延参法师有些受宠若惊,用他的话说“以前出的4本书都被拿去打麻将垫桌子腿了”。至于出书的收入,延参法师表示会全部捐出去用于公益慈善事业,其中一半用于中国乡村儿童大病医保,一半用于资助白血病患者。“我捐助的两个患白血病的孩子最近都找到了合适的骨髓,要做手术都需要钱。”猴子们给延参法师带来的财富远不止这些。除了水月寺之外,延参法师还出资修建了6座寺院。“以我个人的能力,一年能修一座寺院,这在别的僧人是想也不敢想的。”延参法师说。

延参法师曾经在微博中写道:“老了居然红了,自己人长得又丑,牙又大,方言又重。临老了,就得面对这些,不要烦恼,不要回避,不要虚伪。”除了自嘲,和网友轻松诙谐地调侃几句,已经成为延参法师每天的必备课程。他们之间你来我往的对话,犹如一条条事先编好的段子。

从容游走娱乐圈的“高僧”

延参法师曾经在微博中写道:“老了居然红了,自己人长得又丑,牙又大,方言又重。临老了,就得面对这些,不要烦恼,不要回避,不要虚伪。”除了自嘲,和网友轻松诙谐地调侃几句,已经成为延参法师每天的必备课程。他们之间你来我往的对话,犹如一条条事先编好的段子——

网友问:父母逼着去相亲,可实在害怕女方父母脸色难看,去还是不去?延参法师回复:穿戴利索,尽管去吧。对方父母脸色好,你就承认是来相亲的;假如脸色不好,就说你是小区物业来抄水表的。

网友问:我什么时候能遇上白马王子?延参法师回复:努力生活,天天洗脸。既然骑白马的都去西天取经了,那就看开些,找个勤奋的小伙子。

网友问:最近手空、兜空、心也空,这是怎么了?延参法师回复:你为人类指明了前途,太空,虚空,再去外太空……

人们对延参法师的喜爱,甚至让他自己出乎意料:“我的微博每天都能收到近千条私信,有天我公布了手机号,一次收到4000多条短信。”“收到的信息中,有些想自杀,有些遇到了感情问题,有些想出家,还有些是要来采访的媒体。我根本来不及一一回复。”延参法师说,他的私信一直开放着,而且“学不会拉黑名单”。于是,他大把的空闲时间都被用来开导宽慰那些向他倾诉求助的网友们,并耐心地为大家答疑解惑。每一条发来的信息延参法师都会用心阅读,但回信时偶尔也会偷懒,“我一个50岁的老头子,打字又慢,有时候就揪过一个徒弟:来,你给我回信。”为了跟上潮流,延参法师也想学说普通话。“我常常对着寺院的狗和菜地练普通话,看新闻联播学普通话,但一紧张就又成了方言。”

除了活跃在微博上,如今的延参法师早已习惯带着徒弟们频繁出席各大综艺节目。北京、上海、南京、长沙……从东方卫视的《80后脱口秀》,到江苏卫视的《最炫民族风》、湖南卫视的《天天向上》,延参法师一直处在马不停蹄的采访和节目录制途中。偶尔,他会露出一些无奈,坐到化妆台前化妆时,延参法师说:“我这一辈子也没化过妆……”但一到了台前,延参法师的智慧与幽默就展露无遗。2012年8月,一家媒体的记者曾如此记录镜头前的延参法师:江苏卫视城市频道《南京零距离》节目举起话筒邀其录片头,延参法师接过话筒未及思索便说:“人与人零距离,心与心零距离……”采访者又要求其为一档八卦节目《点击》说几句,延参法师立即调转话头说:“点击就是生活,点击就是关注……”摄像师在镜头后面连连竖拇指。

在录制东方卫视的《80后脱口秀》时,延参法师与身高1米8的主持人站在一起,两人差不多高,以此澄清自己的实际身高并非网上传言的只有1米6。“我是正经的高僧。”延参法师淡定地说。节目现场,延参法师留下墨宝赠予主持人,称是要“代表他的一生,祝福他的未来。”然而,延参法师所写的字却是个简简单单的“二”,让全场忍俊不禁。延参法师一脸无辜地解释:“家庭是一条线,工作是一条线,所以谁都摆脱不了这个‘二’字。”

网友们笑他萌,他却说:“我很乐意大家叫我萌僧,萌是一种新生命,是僧人面对网络的新思路,很幸福。”

大家都需要快乐

没有见过延参法师的人,很难理解他对“粉丝”的吸引力。环球人物杂志记者采访延参法师时,几个“90后”孩子正要向他拜师,行皈依之礼。延参法师便让这几位年轻人跟着听听采访,“也当是讲一堂课了”。这些孩子穿着都很时尚,多是初入社会。采访过程中,每当延参法师回答完记者的问题,他们都忍不住鼓起掌来,面对记者又有些不好意思:“就是觉得师父说得太好了!”

有人认为,延参法师的形象和人们传统印象中的和尚反差很大。延参法师则说:“很多人对出家人不了解,觉得我们很落后,其实不是。前些年,有人一看僧人喝可乐,就问是不是犯忌;过几年一看僧人拿照相机,又问是不是犯忌;再过一段时间看僧人有手机、有平板电脑,又问是不是犯忌;后来发现,寺院里还有汽车,那又算不算犯忌?其实这些都是生活必需品。这都什么时代了,我要从北京去长沙,还得骑毛驴走上6年4个月吗?如果走在路上毛驴死了,还得两条腿走,这是什么社会啊!”

对于信徒们的喜爱和崇拜,延参法师有着自己的理解。“现在人压力大、焦虑,大家都需要快乐。萌宠也是一种活法,不必要把生活过得那么严肃。我在微博上分享生活和世界带给我们的快乐,这样反而让人更加贴近佛法。有些小段子,心情烦恼的时侯,你转转,我评评,自然就开心起来了。转一转也是功德,评一评也是布施,佛法本就来源于生活,也离不开生活。”

聚培训网

聚培训网

聚培训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