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草莓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棉花市场怎么了-【新闻】帽果卫矛

发布时间:2021-04-20 13:11:04 阅读: 来源:草莓厂家

棉花市场怎么了?

经过2003年度价格剧烈震荡之后,我国的棉花市场又迎来了2004年度令人难以琢磨的局面:计划经济时期,我国棉花市场波动曲线大体三年一个周期,而今一年一个样,给棉农增收、企业经营和银行信贷管理带来了 前所未有的困难与挑战。请看记者收购季节发自江苏棉花主产区的报告——目前正值我国棉花收购高峰,据农业部门预测,今年我国棉花丰产丰收、棉农稳收增收大局已定。然而,记者近日赴我国产棉大省江苏采访时了解到,受去年棉花市场剧烈震荡的影响,今年棉花收购资金供应形势十分严峻,棉花企业的经营和银行信贷管理都面临较大挑战。江苏省既是长江中下游棉区重要的产棉省,又是国内棉花消费量******的省份,棉纺加工能力居全国首位。去年由于国内棉花大幅减产、纺织企业库存不足等因素,导致籽棉收购价格节节攀升,居高不下,最高时达到每斤4元钱。受此影响,农民种棉积极性普遍高涨。据了解,今年江苏全省棉花种植面积为620万亩,比上年度增加了120万亩。加之生产气候适宜,风调雨顺,棉花长势普遍较好,单产和总产大幅提高,预计全省皮棉单产普遍在75公斤以上,总产为950万担,增幅达80%。然而,棉农似乎并没能因大幅增产而获得相应丰厚的回报。随着大量外棉到港,市场信心受挫,特别是进入今年5月份后,电子撮合交易价格连续大幅下滑,国内棉价加速下跌,当记者来到江苏采访时,这里的籽棉收购价格基本上维持在每斤2.3元左右。在盐城、启东以及无锡等地的几家轧花厂,前去交售棉花的农民普遍反映今年他们虽然种的地多了却没能赚到钱。射阳县盘湾镇南沃村棉农黄金标告诉记者,他家去年种了7亩棉田,由于市场价格高,今年就又多种了7亩,没想到价格一跌再跌。今年收下的棉花他已经卖了两次,分别是以每斤2.43元和2.4元的价格卖出的,今天是第三次,就只能卖到每斤2.25元了。“今年棉价太低,明年我打算减少一半面积,包给别人种,自己出去打工。”江苏省供销社总经理王家富告诉记者,与去年相比,今年价格虽低,但单产上去了,因而棉农还是能够稳收增收。他算了这样一笔账:如果单产500斤,收购价为每斤2.2元,那么农民亩均收入为1100元;而去年单产不到300斤,按收购价格每斤3.5元计算,今年收入还会略高于去年。同时,这也与种水稻的收入持平。但如果收购价格跌破每斤2.1元的话,种棉的收入将低于种水稻,就会严重挫伤棉农的积极性。采访途中,记者路过兴阳公司收花中心时已是下午5时32分,距这家收购点“关门”的时间不到半小时。而此时,等待交售棉花的农用车队仍如一条长龙直排到300米外的公路上。队尾的普洋村农民徐境中告诉记者,这里每天都是如此,有的人半夜就来了,现在价钱一天一变,卖得越晚就越亏。据了解,随着市场价格的不断回落,棉农在卖落不卖涨的心理作用驱使下,目前正逐渐出现卖棉高潮。正是随着棉花收购高峰的到来,棉花经营企业收购资金紧张的问题凸现出来。由于棉花市场价格大起大落,去年参与收购的棉花经营企业,80%以上都出现了亏损,多数骨干企业自有资金锐减,企业承受风险的能力大大削弱。与此同时,受国家宏观调控影响,银根抽紧进一步加剧了入市资金的紧张程度;而商业银行在棉花企业普遍亏损的情况下,出于对风险的考虑,也不愿涉足棉花贷款。盐城市海通织造有限公司总经理陈万清告诉记者,他们现在面临的主要困难是流动资金紧张。由于海通公司属于民营企业,不在农发行贷款范围之内,今年他们向当地农业银行申请了1300万元贷款,但由于银行银根紧缩,至今钱还没到位。启东市三利轻纺有限公司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据企业负责人黄国柱讲,去年他们从建行贷了1000多万元,但今年9月他们再向建行提出贷款申请时,银行考虑风险因素实行了压贷。“如果今年农发行不支持我们启东,农民估计要受损10%以上。”黄国柱说。这种状况也从农发行江苏省分行提供的统计数字得到了印证:去年在该行安排的25.9亿元资金规模中,投放棉花收购贷款10.4亿元,调销贷款为15.5亿元;而今年到目前为止,该行已核定的全省棉花企业贷款总额度就已达到40亿元,占全省籽棉收购资金总需求量的80%!在资金供不应求的形势下,为了防止“卖棉难”现象出现,农发行义不容辞地承担起了其农业政策性职责,但与此同时,作为银行,这也使其陷入了执行政策与防范风险的两难境地。为了******限度地保护农民利益,农发行一再拓宽贷款对象范围。除了对信用等级A级以上、重点产棉大县(市)骨干企业,以及能够按时还贷、有一定盈利空间的企业保证其收购资金供应以外,该行还特别规定,对严格按相关规定将无法取得贷款的B级企业,在当地政府给予风险承诺、地方政府指定有担保资格、能力的企业给予提供担保的情况下,该行保证按入库皮棉提供收购加工贷款;如仍不能满足重点产棉地区新棉收购资金需求的,特别是当地企业无法取得贷款资格,出现“空白点”,可能影响一个地区新棉收购的,可由周边地区棉花企业或已取得贷款资格的初加工、深加工企业实行异地收购,以切实防止出现“卖棉难”。据了解,目前农发行江苏省分行认定的获得贷款资格的企业已有88家,而去年只有58家,增幅达51.7%。截至记者发稿时,全省农发行累放新棉贷款15.2亿元,共支持企业收购皮棉212万担,占全社会收购量的40%,占供销社系统收购量的80%以上。但是,贷款对象的调整以及贷款品种的增加,不仅使该行贷款投放管理日趋复杂,而且信贷风险也进一步加剧。该行行长唐志刚告诉记者:“我们现在的贷款尽管是市场化运作,但是和商业化管理还不完全一样,是封闭管理和风险管理相结合。我们不可能像商业银行那样完全搞抵押担保,否则贷款就贷不出去。我们支持的企业资产负债率都在70%以上,而且又多是县以下的中小企业,历史包袱较重,有的刚刚转制。这些企业自有资金少,而棉花又是一个资金密集程度很高的行业,动辄贷款几千万,可是我们不支持它又不行,会给农民打白条。目前在我们支持的企业中,有四五家去年的棉花还没卖掉,至今还有8000万元贷款没法收回。但目前最让人担心的还是对后市的判断不明朗,企业的风险难以控制。”在不到一年时间里,棉花市场价格从暴涨到相对平稳再到暴跌,振幅之大在所有农产品中是从未有过的。计划经济时期,我国棉花市场波动曲线大体三年一个周期,而现在一年一个样,这不仅不利于农民稳定收入、农业结构稳定调整和棉田面积的相对稳定,同时增加了国家宏观调控的难度。有关专家指出,这种大起大落的根源,就在于落后的小农经济的生产方式,不能适应市场经济的要求。因为不管是市场经济的手段,还是行政调控的手段,都很难解决这种传统的以每家每户的生产方式与大市场之间的对接问题。为此专家呼吁,国家应尽快出台相关的配套措施,正确引导市场价格,促进棉花市场的健康发展。短评如何驾驭“看不见的手”中国是世界上******的棉花生产和消费国,分别占世界的四分之一和三分之一,棉花产业在国民经济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然而,棉花流通市场化改革以来,棉花产业的发展并不顺利。2003年度,国内棉花市场价格跌宕起伏,棉价上涨、下跌速度之快,幅度之大,部分棉花经营和纺织企业损失之惨,自建国以来少有;2004年度开始的9、10月份,棉价先涨后跌,市场争议又起。棉花市场价格的大起大落,不仅对国内纺织企业的正常生产产生了严重的不利影响,而且也对棉花生产和经营乃至国民经济的持续、稳定、协调发展产生了较大的负面影响,加强棉花产业的宏观调控已成为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重要课题。首先,综合运用“看不见的手”和“看得见的手”,是提高棉花产业宏观调控效能的有效途径。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价格是市场主体的利益调节器,同时价格又受多种复杂因素的制约,但从根本上说是受生产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和供求关系的影响。政府不能直接干预棉花价格的形成,但可以通过其职能部门的杠杆作用,促进能发现、反映、引导有利于棉花市场各主体利益均衡的价格机制的形成。在这方面,江苏对棉花价格实行“双价”管理政策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其次,加强对棉花产业的宏观调控,还必须重视并大力推进棉花产业化发展,提高农民生产组织化程度。据有关资料显示,在美国,棉花有90%以上由家庭农场生产,其平均种植规模在180公顷以上,澳大利亚平均在1000公顷以上,而我国广大棉区共约1亿棉农,按常年植棉面积8000万亩计,人均植棉不足1亩。生产规模过小,不但规模不经济,而且使生产单位的经济实力长期无实质性增长,降低了其吸纳新技术和生产手段的能力。因此,只有大力发展各级各类产供销联合体、棉花协会等组织,通过产业化组织来引导和提高农民生产组织化程度,才能提高市场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这其中,不仅包括在政策上给予倾斜和优惠,支持棉花龙头企业自身做强做精做大,更重要的还在于加大涉棉企业的改革改制力度,进一步帮助涉棉企业完善公司治理结构,逐步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转换经营机制,建立起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激励机制和约束机制,提高承受市场风险的能力。同时,政府在推动棉花企业改革改制过程中,要树立诚信政府形象,坚决防止“假改制,真逃债”现象。对应由地方政府承担的棉花财务挂账,要按规定尽快予以落实,这是促进棉花产业健康、可持续发展的又一个关键。

木材加工

卫生

保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