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草莓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包拯夜审阴间的由来-【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1 10:49:21 阅读: 来源:草莓厂家

日审阳间,夜审,不管什么冤案到了包拯手里,都会真相大白,都称他为。精品网的编辑得不得了,特地搜遍古籍,查找包拯为啥能夜审阴间,这不,还真给找到原因了。

包拯小时候就一身正气,火眼高,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有一天,包拯路过一座宅院,忽听有人在大喊“-”,他回头一看,见是两个狰狞厉鬼,一个面色青绿,一个撩牙如锯,正抖着铁链套在一个年轻女子的脖颈上,拉着往外走。那女子号陶大哭着挣扎反抗。包拯本想上前问个究竟,但一见那两个小鬼手中的拘捕令牌,又打消了打抱不平的念头。心想:可能是这女子阳寿尽了,小鬼奉命前来狗魂索命的。他正准备转身离去,忽听一个小鬼说:“青面哥,我们如今给无常爷办成了这件差事,你说他会给我们一个什么样的官职呢?”

青面鬼叹了口气说:“唉,这女子阳寿未尽,我们强行将她捉回阴曹,要是让阎罗王知道了,这违犯阴律的罪过你我都担当不起,还去谈啥官职不官职哟。”

撩牙鬼说:“无常爷还真有眼力,怪不得要取她去当小。”

青面鬼说:“他倒好,老婆娶了一个又一个,就是苦了我们这些当差的,左右都难做人哪!

包拯一听,心里明白了:闹了半天,原来是阴伺无常看中了这俏丽貌美的,差这两个小鬼来生拉活扯地把她捉到无常殿去当三姨太。包拯勃然大怒,恨得喀牙切齿:哼,阴间本是清算罪孽的地方,律条严明,没想无常明知故犯,乱拘人命。俗话说得好:大路不平旁人铲。莫说是一个无常,就是爷,这个不平我也打定了。

他一步跳上前去,伸开双臂拦住两个小鬼大去路,要他俩立即放人。青面鬼撩牙鬼见包拯气势汹汹的样子,有些害怕,解释说:“这位小哥,我们也是不得已的奉命差使。放了人,回去无常爷面前无法交差,我们吃罪不起呀!”

包拯义正词严地喝道:“阴间赏罚分明,自有王法可依,你们这样胡作非为,难道就吃罪得起吗?”

两个小鬼面面相觑,无言以对:“这-- ”

包拯又大声说道:“你们再不放人,我就写了状纸到阎王面前去!”说罢,一掌推开两个小鬼,上前解了那女子颈上的铁链,把她放回去了。两个差鬼自知理亏,不敢阻拦,一溜烟似地跑回了无常殿。

无常见青面鬼撩牙鬼空手而归,不禁大失所望,何明缘由,心里恨得鬼火直冒,怒道:“这个阳间的小子敢跟我作对,看我不抽他的筋,剥他的皮。”他想了一个借口,就令红眼鬼出马,务必把包拯捉到无常殿问罪。

红眼鬼得令,提了一把短命刀,直奔包拯家。

听见敲门声,包拯开门一看,心里一下子明白了。他不动声色地拱手一揖,笑着说:“哟,是红眼鬼呀,失迎!失迎!”

红眼鬼哼了一声,也不说话。

包拯又说:“红眼鬼果然年轻英俊,文武双全,威名远播,我在阳间都晓得了,今天有缘拜见,哪!”

红眼鬼听得心里舒服,跟着包拯进了屋,说道:“实不相瞒,我是奉无常差遣,来捉你到无常殿问罪的。”

“无常爷有请,我当然应该去,只是还望红眼哥宽限几日哟,我有点小事要办一办。”

“啥子小事需要办几天?”

“我有一个表妹,择定黄道吉日这几天,不料她突然患了红眼病,凑巧我又得了一个祖传秘方,想给她先治好了病,办了婚事再走,也算尽了一点心意嘛。”

“啥子祖传秘方哟,灵不灵?”

“保证药到病除,一治就好。”

“真的么?”

“我骗你干啥?”

“那你先给我治治,行不行?”

“红眼鬼信得过我,我甘愿效劳,不收半文。不过,你可得受点委屈了。”

“受点委屈算啥?总比害红眼病好嘛。你别罗唆了,快治吧,治好了我俩一道去无常殿。”

“好吧,你坐这凳子上,闭上眼睛不要动,心还要诚,心不诚就不灵了。”

包拯见红眼鬼坐好了,从墙上取下一张猪皮,蒙在红眼鬼的眼睛上,又用麻线缠紧,说:“现在好了,这味特效药再用火烤一烤就见效了。”边说边取过一盏油灯,在红眼鬼眼前来回地烘烤。红眼鬼一心要包拯给他治好红眼病,坐在那里任他摆布,吭都不吭一声。谁知猪皮用火一烤,油就流出来了,沾在鬼骨上剥都剥不掉。包拯见时机成熟,抽出一根断魂鞭,往红眼鬼身上猛抽,一边打还一边骂。红眼鬼眼睛看不见,躲又躲不了,直痛得喊爹叫娘,抱着脑壳哇哇怪叫。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跌跌撞撞地摸爬回无常殿,对无常说:“无常爷,包拯太厉害了,我抓不来他。”

无常一听,气得暴跳如雷,对尖旋鬼说:“尖腚鬼,你去把包拯给我抓来。”

尖腚鬼不敢怠慢,不一会就来到包拯门前,气势汹汹地吼道:“包拯,你殴打鬼差该当何罪?快滚出来受绑!”

包拯此时正坐在桌前吃饭哩,头也不抬地说:“你先进屋坐下歇一会吧,我吃完饭就跟你去。”

尖腚鬼说:“我才不上你的当哩,谁知你在屋里设了啥圈套?”

“那你就在外面坐着吧,雷都不打吃饭人,你总要让我把这碗饭吃完吧。”

“凳子都没有。怎么坐呀?”

“那你等着,我给你找个凳子去。”

包拯走进灶屋,找了一个装榨菜的坛子,又在坛口上抹了油,搬出来放在尖腚鬼面前说:“你坐吧,你是尖腚,这正适合你。”

尖腚鬼一看是个坛子就坐下了,谁知越坐越滑,越滑越往下坐,他憋着劲想站起来,结果越用劲越往下坐,不一会就整个身子都坐进坛子里去了,只剩下一个脑袋露在外面。

包拯拿了一根棒槌走出来,像敲鼓一样在他头上敲,打得尖腚鬼变成了尖头鬼,脑袋上蹦起一个个青包。三打两打,把坛子打破了,尖腚鬼跑回地府,见了无常说:“无常爷,包拯果然利害,我也抓不来他。”

无常见状,肺都气炸了,把桌子一拍。吼道:“我就不信他有三头六臂,这回我亲自出马,非把他抓来不可!”他骑上千里马就一溜烟似地上了路。

不一会,无常就来到包拯家门前,见包拯正拿着一把大刷子,给一匹皮包骨头的倒头刷毛。

无常喝道:“包拯,你好大的胆子。走,跟我去地府受刑。”

“无常爷。小人知罪了,你饶了我吧。”包拯兮兮地说。

“饶了你?我饶你,十八层的刑罚可不饶你。”

“那你稍等会儿吧,你是千里马,小人徒步跟不上,等我把这头驴的毛梳好了,就骑上它走。”包拯一边梳着倒头驴脊背上的毛,一边瞅着无常的脸色说。

无常朝那匹驴子看了眼,说道:“它站都站不稳了,还能骑吗?你别耍心眼了,快走!”

“无常爷,这你就不懂了,你别小看了我这头驴,它可是头神驴,少说也有八千年的道行了。我拍一拍,它走一百;打一鞭,跑一千,能日行万里哩。”

无常一听,心里活动开了。暗想:我当无常爷也当了好多年了,走遍阴曹地府阳间各地,还从没见到过有这样的神驴,如果我能得到它,今后出门就更方便了。他眼珠一转计上心来,说道:“包拯,那我俩换一换吧。”

“不行不行,这可是我家的传家宝,说啥也不换。”

“哼,不行也要换。我的马只能日行千里,你的驴却能日走万里,万一我的马走不快,你骑着驴跑了怎么办?快快换过来骑。”

“这……你既然不放心,那就换吧,不过--”“有啥事快说,不要吞吞吐吐的!”

“我这神驴不但认人,还认衣,要换就得连衣服一齐换了。不然,神驴看出骑在背上的不是原,把你摔伤了我可担当不起呀。”

“这有啥了不起的,换就换吧。”

他俩换了衣裳,包拯穿上无常的龙袍,戴上软翅平顶冠,骑上千里马,一扬鞭先走了。不多一会就来到无常殿,众鬼只当他是无常爷哩,忙问:“无常爷,包拯抓来了吗?”

包拯坐在椅子上说:“抓来了,在后面哩。”

再说无常爷穿上包拯的衣裳,骑上老驴,拍它一下、老驴动都不动,又打它一鞭,还是不走。无常爷叫声“不好,上包拯的当了”。举起鞭子,狠狠地抽打了几鞭,那老驴一下倒在地上,拉都拉不起来了。

到了半夜三更,无常才连滚带爬地赶回无常殿,都气歪了。他走到正殿,刚想上坐,却见包拯坐在他的椅子上,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包拯一见无常走上殿来,把桌子一拍,喝令众鬼卒道:“包拯来了,给我打!”

众鬼卒大吼一声:“遵命!”

一齐围上去乱棒齐下,打得无常爷抱着脑袋直喊:“别打了,别打了,我是无常爷呀!”

尖腚鬼红眼鬼一听更火了,咬牙切齿地骂道:“你还敢冒充无常爷,打!狠狠地打!”接着又是一顿拳打脚踢,不一会就将无常打成肉酱烂泥了。

从那以后,包拯就在无常殿当起了无常爷。从此包拯就能夜审阴间了。

再说,阎王爷知道这件事后,也夸赞包拯智勇双全,也默许了包拯。

招聘网

招聘网

找工作